蓝眼睛的胖次

【好茶本命,不拆不逆,就这任性,你想怎地?【什么鬼x】

这里胖次,联五厨,好茶是本命也会吃冷战和美食组,码字慢很少发玻璃渣,还请多多指教 ヽ(°∀°)ノ

 

如果眼睛闪瞎了换个世界也不会好的

痛苦的码出来了……感谢@茶岩会飞 姑娘的点文www

好茶only

occ有

天上掉下个好茶来,喜闻乐见的国设穿越到扑克系列

视角三人转换不定,会用A、K、Y分别代表阿尔亚瑟和老王

没有问题的话就往下吧www

【A】

   hero很明白那两个老年人之间共有的奸情,毕竟是hero手下的JQ的吧——听着怪伤感的。

   hero 今天到其他国/家一打听,才发现大部分的Queen原来都跟着jack跑了,这让我心里稍稍有了点慰籍。

   这天我再一次来到自己的房间,打开那个我再熟悉不过的抽屉,摸出里面那个散发着绿光的小球——这是亚瑟走前留下的,我想这颜色大概是专门为我挑的,旁边还附上了王耀龙飞凤舞的字:

  K:

  很抱歉我们就这么走了,但是我们也是为了你好——我们担心在这样下去您的眼睛大概要瞎了,我也不想背上“闪耀”这样奇怪的称呼。

  因此,这个玩意儿是亚瑟留给你的召唤球,什么时候用你自己决定,祝愿您能召唤出一个不秀恩爱的我们。

                                                                                                                           您的J、Q

  我想那不应该是我的jq而应该是我的绿帽来着。

  我应该说真是,有自知之明不是吗?只不过,何止是眼睛,王耀你特么每天晚上嗷嗷的鬼叫hero都要聋了好吗?你们就不能节制点?!

  我抿了抿嘴唇,抬手轻轻按下了召唤球——

【Y】

  我眼前一黑,然后就到了这里。

  一座宫殿,看上去有些冷清,似乎是某个家伙的寝室。我低下头,隐约感觉腿上有什么东西——好嘛,是亚瑟。

  胆肥了是吧鸦片混蛋,敢啃你王大爷的腿了?

  我想都不想就是一个脑瓜子下去——

  “噢fu*k!王耀你干嘛?”亚瑟爬起来,然后他愣了一下:

  “这什么地方?”

  “不知道。”我摇摇头,把手指向那边神情复杂的大男孩:

  “我觉得他知道。”

  我仔细打量着这个“阿尔”,从直觉上我就很清楚他并不是那个整天大喊“hero是世界的hero!”的那个长不大的臭小子,他和阿尔很像,但我觉得他比阿尔多了点什么,也许他更像一个世/界/大/国该有的样子,只不过我认为阿尔还是保持原样比较好——毕竟很少有国/家还能笑的像个孩子。

  “啊,那个,王耀?” “阿尔”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生怕我不是王耀似的。

  我饶有趣味的笑起来:“你认识我?”

  “呃,对,还有他。”他指了指亚瑟:“我是指我认识这个世界的你们。”他补充道。

  我和亚瑟对视一眼:“说说看?”真是极好的默契。

【K】

  我觉得王耀还是很冷静的,至少是在他看见自己要穿的衣服之前。

  听完这个阿尔讲话,王耀点了点头:“所以你想让我们帮你管理这个国/家?”

  让国/家管理国/家,这听上去可笑极了,令我惊讶的是王耀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可以”

  “不过记得给钱。”……果然。

  王耀笑得狡黠,只不过当他看见阿尔拿来他要穿的衣服,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为啥我要穿裙子?”王耀嘴角抽搐的厉害,我告诉他这是衣服的后摆而不是裙子,但他十分坚持,振振有辞的认为这就是裙子。

  “这种东西不应该亚瑟穿吗?”王耀说的理所当然:“他才是Queen啊,不是吗?”

  我吓得脸都白了,这时的阿尔意外的冷静,他瞟了眼王耀,很不在意的说:“要是你愿意当我的Queen,你也可以和亚瑟换一下衣服。”

  王耀几乎是光速把衣服套上了:“那谢谢您,我这把老骨头可无福消受。”

  后来阿尔对我说,这是当时这个世界的我让他对王耀说的,他说后来这位Queen还说了很多恶心的话给jack,问我要不要听。

  我告诉他不用,因为我追王耀的时候说过比这恶心十倍的话。

【A】

  这几天王耀问了我很多,从这个世界的起源到我二姑母的被子有几层,从战争问到厨房的安保工作,我都耐心的一一解答,这使我颇有几分成就感。

  看着他听的津津有味,我便歪头装作漫不经心地问他:“那个世界的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王耀听到后愣了很久,直到一只蝴蝶亲吻他的鼻尖 ,一缕清风拂过他的发梢,他才回过神来,朝我扬起一个微笑:

  “是个傻小子,虽然我对他的了解远远没有他的老妈子——我是说那个世界的亚瑟,我知道的比他少多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不管是哪个世界的阿尔弗雷德,都是一个让人安心的人。”

  “你提到了很多的'亚瑟',你自己发现了吗?王耀?”我抬头对上他的眼睛,他的眼中依旧波澜不惊,就像我那个久经沙场,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骑士,但他的嘴角轻轻地浮起一抹苦笑:

  “我很羡慕这个世界的他们,king。”王耀顿了顿,随后他继续慢悠悠地说:“至少他们可以随意的远走高飞,而我不能。我喜欢亚瑟——至少是不同于别人的喜欢,但我有我的职责,我不能这么任性而不顾大局,我肩上担着的,是不少于你的压力。我们的身份也注定了不可能——除非有一方被另一方吞并,但我绝对做不到。”

  我看着这个王耀,心中无比复杂——

  不同世界的人就是不一样,连秀个恩爱都这么别致。

【K】

  我当然不会告诉王耀我听到了全部的内容,只不过那时候阿尔看到了我,之后他一个劲儿地朝我使眼色,说的无非就是:

  “喂柯克兰你怎么还不上这么好的boy你就没点反应嘛柯克兰你是不是萎了啊?”

  没礼貌了小子你懂个屁!我这叫绅士!而且要上能白天上吗?!

  中午我们仨儿到餐厅去吃饭,王耀嘴里叼着面包手相当不安分的用叉子扒拉着盘子里的牛排,他看上去大概是想念家乡菜了,于是我说:

  “不好吃?要不要我去给你们做点别——”

  “不要!”

  “祖宗!”

  阿尔和王耀“铛!”的一声把餐具敲在了盘沿上,对上我惊讶的眼神后尴尬的措辞:

  “呃,我们觉着,挺好吃的——是吧王耀?”

  “哎对!”

  听完了我十分的生气,当然并不是因为王耀——我已经习惯他的日常吐槽了,令我生气的是“阿尔”:为什么不管在哪个世界我的厨艺都受人排挤呢?真令人想不通。

【Y】

  突然的我们就回来了。

  这天早晨我醒来,在猛地对上弗朗西斯怪异的眼神后我发现自己趴在会议室的桌子上,亚瑟依旧枕在我的腿上,于是我又是一掌拍下去——

  “嗷!王耀你是不是上瘾了?你老打我干什么?”亚瑟爬起来,然后他很惊讶的说:“我们回来了?”

  弗朗西斯犹豫了很久,他决定还是晚点再过来,因为亚瑟突然凑到我耳边然后他说,他给阿尔准备了一份惊喜。

  我说你指哪个阿尔,他就笑,很兴奋地说:

  “both”

  然后弗朗西斯就来告诉我阿尔不见了。

the end———

其实就是扑克jq跑路度蜜月,匆匆扔给k一个召唤魔法,没法儿的k只好召唤来了另一个世界的国设好茶结果发现自己特么又被秀的故事。

最后sir的惊喜就是让国设阿尔穿越到扑克世界去了www。


  49 19
评论(19)
热度(49)

© 蓝眼睛的胖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