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眼睛的胖次

【好茶本命,不拆不逆,就这任性,你想怎地?【什么鬼x】

这里胖次,联五厨,好茶是本命也会吃冷战和美食组,码字慢很少发玻璃渣,还请多多指教 ヽ(°∀°)ノ

 

我闻到了爱情的酸臭味눈_눈

cp朝耀
非国设,架空
兔子朝&人类耀

  说起我家那只兔子,那是有来历的。
  大概是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坐在我的竹椅上,慢慢悠悠地抿了口热茶,享受着难得的下午茶时光。
  突然的,几乎就是在我刚放下茶杯的时候,这个可恶的小家伙就从天而降,直直地落在我的茶壶里。
  “哇——”那家伙烫的大叫,他抿了抿唇,努力地想要把腿搭到壶边缘的位置,他每搭一下,那毛茸茸的绒耳朵就猛地抖一下,最后这家伙瘪瘪嘴,把半个脑袋浸到茶里,干脆就放弃了。
  我在旁边一时只觉得好笑,最后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终于还是没忍住凑过去把这只落茶兔小心翼翼地拎了出来。
  “你为什么不早这样?”兔子甩甩他圆球似的短尾巴,很不满地皱皱眉头,我这才发现他的眉毛居然这么粗。
  “我该说抱歉吗?”我上前去扯了扯他湿嗒嗒的耳朵,被他一把拍开。
  “真没礼貌,耀。”他又拧了拧黏糊糊的衣角,十分自然地说出了我的名字。
  “你知道我的名字?”我歪头问他,这只傲慢的兔子瞟了我一眼,理所当然地答道:“不然呢?那不就是你吗?我就是知道你叫王耀,怎么啦?你好像很不明白似的,真奇怪。”
  你才奇怪呢!
  我仔细看了看这只古怪的兔子,茶色的绒毛,眼珠是翡翠一样的绿色,很像森林的颜色,自然地镶嵌在他的眼眶里,身上裹了一件灰绿色的袍子,长长的几乎盖住了他的脚,他大概是垂耳兔之类的品种,两只大大的耳朵有些无力地耷拉在身体两边,总的来说还是一只很可爱的兔子。
  “耀,天黑了。”兔子抬头望向两边,慢悠悠地说道。
  我听了抬头一看——哗!黑夜已经吞噬了黄昏,璀璨的星河跨过地平线追随着云朵奔腾而来,直直的钻入了我的眼睛,在眼仁里快速地散漫开来,散发出一缕缕柔和的银光。
  “我们回去吧,晚饭我想吃土豆焗饭。”兔子轻轻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认真看着我说:“我叫亚瑟,亚瑟.柯克兰,我的名字。”

  晚饭后亚瑟不知道从哪里翻到了一本落满了灰尘的图画书,封面是一只白毛红衣的兔子,在夕阳下拉着长长的一道阴影。
  “我想听故事。”亚瑟说,然后他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了睡衣,换上之后就随随便便地往我的床上一躺,满怀期翼的看着我。
  我抵抗不住这家伙期待的目光,叹了口气翻身上床随便打开了一页就这么就着有些暗的灯光一字一句的读着,书页有些泛黄,有些字母我早已看不大清楚,偏头看了看亚瑟入迷认真的样子,我只好努力去辨清那些模糊的单词,尽量给他一个完美的故事。
  “就像兔子胡须该有的样子……”
  “好用来放爱德华的金色怀表……”
  “……‘是啊,是啊,是啊,是我。’”*
  我合上书,歪头去看我身边陷入沉思的兔子。
  “……啊,讲完了吗?”许久他才回过神来,用绿色的眼珠直直的看着我,眼睛里装满了不解。
  “你好像不明白很多东西,亚瑟。”我听见自己这么对他说。
  “是的,耀。”亚瑟毫不犹豫的说“我不明白好多东西,很多很多,所以我来找你了。”
  “可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很多东西啊。”我同样不解,亚瑟凑过来,嗅了嗅我身上的味道然后很坚定的说“在你身上——我在找一样东西,它在你身上。”
  “你在找什么?也许我可以帮你。”
  “不行,这要我自己来,它是一个……呃,很复杂的东西。”亚瑟这么说着,一边顺着床沿爬到被子里:“不过我闻到了。”

  总之亚瑟就这么在我家住了下来,从此每天我都多了一份工作——叫亚瑟起床。
  早晨朦胧的阳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打在被子隆起的小鼓包上,那只贪睡的兔子就窝在他的销魂乡里做大梦,我用手戳戳鼓包,换来里面小家伙一声不满的轻哼。
  “亚瑟,醒醒,起床了。”我试图扯开被窝,无奈小兔子的力气太大,死死地拽住被子的边角,打着颤的奶音软绵绵的传出来:“唔……耀,再等会儿啊……五分钟好不好……咕唔……”
  “不行,现在立刻马上给我起床,亚瑟我要生气了。”我故意沉下了声音,装作不满的样子对他说道。果然,下一秒这家伙就噌地爬了起来——
  “耀我们今天早上吃什么!”亚瑟揉了揉凌乱的头发,眼里还带着水汽,湿漉漉的看着我。
  “做啥吃啥,赶紧的,刷牙洗脸去。”我把迷迷糊糊的兔子一把提到洗手间边上,吩咐完就转身我忙我的留下这家伙自生自灭。

  这段时间我发现亚瑟越长越快,几乎是几个月就蹿到了我头顶,现在我发现他已经比我高了快半个头了。
  “耀,马上,马上我就要找到那个东西了!”一天亚瑟很兴奋的跑过来对我说,眼睛亮晶晶的。
  “要是你找到了呢?”我对上他的眼睛,很认真的问他。
  他似乎是完全没注意到我不同于以往的严肃认真,依旧很开心的说道:“那我就可以回家啦!”
  是什么时候呢,我开始不舍你的离开,喜欢与你相处的每时每刻,留恋你的每一个笑容。
  是什么时候呢?

  这天亚瑟突然对我说,他找到了那个东西。
  我一直以来都在依靠这个我完全不知道的东西作为留下亚瑟的理由,然而这次真的到最后了,我迟迟不愿意放手。
  “……这样啊,是什么,能让我看看吗?”我的鼻尖发酸,眼泪在眼眶里来来回回的晃荡,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努力勾起一个微笑面对这一残酷的事实——突然我感觉到什么软软的东西贴到了我的唇上。
  “……亚瑟?”直到他按住我的后脑勺亲吻我的时候,我才发现他已经比我高出这么多了,亚瑟松开手,眼里带着笑意看着我。
  “耀,”他凑到我耳边笑吟吟的说:“我找到你了,我珍贵的宝贝。”
  我仿佛也闻到了那股味道。
——fin——
  结束语:我也闻到了,爱情的酸臭味눈_눈
*文段选自凯特.狄卡密欧的《爱德华的神奇旅行》一篇很棒的童话
  我发现偶尔让耀耀来痴汉一下下也挺可爱的( ´▽` )
  另外50of点文也欢迎大家的脑洞嗷! ヽ(°∀°)ノ

  51 7
评论(7)
热度(51)

© 蓝眼睛的胖次 | Powered by LOFTER